日方不能幻想一方面拒不承認錯誤,到處說中國的壞話,另一方面又空喊對話口號。這樣的對話不會有任何效果。中國領導人很忙,我們還是讓他們有更多時間來做有用、有效的事情。日本領導人以自己的行動關閉了中日領導人對話的大門。他現在要做的是承認錯誤、改弦易轍,以實際行動為中日關係改善創造有利條件。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
  早報記者 黃翱
  針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達沃斯論壇上的一系列言論,中韓兩國一致猛烈批駁。
  當地時間22日,安倍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年會上發表主旨演講。演講中,它不僅繼續為參拜靖國神社做辯解,還公開要求中國“公佈完全透明的、可驗證的軍事預算”。他甚至還匪夷所思地宣稱,現在的日中關係類似一戰時期英國與德國的關係。
  對於安倍的大放厥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昨日的例行記者會上予以大篇幅、一對一的批駁。針對安倍對參拜的辯解,秦剛列舉日本政客及其國內媒體反對參拜的言論表示,“連他們都不相信安倍首相的辯解,他又怎能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對於安倍宣稱要求中國公佈“透明、可驗證”軍事預算的要求,秦剛反詰,“現在應該增加透明度的恰恰是日本。日本領導人應該向亞洲國家、向國際社會解釋為什麼企圖修改和平憲法,為什麼極力擴充軍備。他真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對於安倍將中日關係比作一戰時的英德關係,秦剛表示,“與其拿一戰前英德關係說事兒,不如深刻檢討一戰前乃至整個近現代史上日本對中國都幹了些什麼。”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昨日也專門強調,安倍的辯解只能證明,他仍在頑固堅持與人類良知和國際公理背道而馳的錯誤歷史觀。“欲蓋彌彰,越抹越黑。”
  微妙的是,在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已過去快一個月後,美國駐日大使卡羅琳·肯尼迪昨日表示,美方對安倍參拜的“決斷”表示失望。這是肯尼迪首次對日發表“失望”言論。
  竟稱不要搞軍備擴展
  安倍晉三於當地時間22日晚發表達沃斯世界經濟年會的主旨演講,這也是日本首相首次在這一論壇上發表主旨演講。然而,在這一個經濟議題唱主角的論壇上,安倍不單在演講中介紹其“安倍經濟學”,更以相當大的篇幅將談論了東北亞的地緣政治局勢。
  “一個新的日本正在高舉積極為和平做出貢獻的旗幟。”安倍宣稱,無論是海上、空中,最近在太空,以及互聯網上,自由的移動必須是安全的。“必須要嚴格地保證法制。為此,諸如自由、人權和民主這樣的根本價值必須得到保證,別無他路……亞洲增長的紅利不能浪費在擴展軍備之上,我們必須用經濟增長的好處來投資於創新和人力資本。”
  為了避免國際社會將其參拜靖國神社與複活軍國主義掛鉤,安倍也表示“日本是一個誓不再戰的國家”。
  安倍在演講中針對意味明顯地表示,“不要在亞洲搞軍備擴展,要不然這事情會不可收拾,軍事預算必須完全透明,而且應該公佈,其形式必須是可以核查的。”
  對此,秦剛昨日表示:“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的道路,奉行防禦性的國防政策。中國軍事意圖和政策是公開的、透明的,我們在國防白皮書中和其他場合都作了正式宣佈。現在應該增加透明度的恰恰是日本。日本領導人應該向亞洲國家、向國際社會解釋為什麼企圖修改和平憲法,為什麼極力擴充軍備。他真實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事實上,關於中國軍費問題,中國國防部新聞事務局副局長、國防部新聞發言人楊宇軍曾指出,中國國防費的增長是維護國家安全的正常需要,是與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相適應的。中國的國防開支是有限的,2011年國防費占國內生產總值比例為1.28%,而世界上一些軍事強國都在2%以上。中國沒有任何隱性軍費。
  借達沃斯為己辯護
  在回答世界經濟論壇主席克勞斯·施瓦布關於如何看待日益惡化的日中、日韓關係時,安倍首先對其參拜靖國神社進行辯解,“他們這些陣亡將士的靈魂供在了靖國神社裡,我是去向他們表示我的悼念的。這一點在我看來是很自然的,對於任何國家的領導人來說都會是這樣的。在靖國神社裡有一個紀念碑,這個紀念碑紀念所有的陣亡將士,不僅是日本的陣亡將士。”他聲稱,“無意去傷害中國人民或者是韓國人民的感情,我們希望表示我們的真誠,而且表示對對方的尊重,同時對話。”
  對於安倍的此番辯解,秦剛表示,靖國神社是日本軍國主義對外發動侵略戰爭的精神工具和象徵,供奉著二戰甲級戰犯,他們是東方的納粹。安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到底想乾什麼?他要推動日本擺脫戰後體制。這才是他的真心話。秦剛稱,“換位思考,如果日本領導人站在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後代的角度、站在日本強徵的“慰安婦”和勞工受害者家屬的角度、站在日本“731部隊”活體細菌試驗犧牲者後代的角度,他還會去參拜靖國神社嗎?他還能發表上述言論嗎?他還能說出參拜靖國神社無意傷害中韓兩國人民感情的話嗎?”
  秦剛表示,“我們註意到,包括日本自民黨、聯合執政黨、前首相在內的日本政要以及各界有識之士,紛紛對安倍首相參拜靖國神社提出批評。日本六大報紙有五家公開反對安倍首相參拜。連他們都不相信安倍首相的辯解,他又怎能取信於亞洲鄰國和國際社會?”
  正在瑞士蒙特勒出席敘利亞問題第二輪國際會議的王毅也專門對此表示,中國有句話叫欲蓋彌彰,越抹越黑。安倍的辯解只能證明,他仍在頑固堅持與人類良知和國際公理背道而馳的錯誤歷史觀。因為直到今天,靖國神社仍在公開主張當年的對外侵略是正當的,仍在宣稱日本發動的太平洋戰爭是自衛的,仍在鼓吹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審判是非法的,仍然把14名甲級戰犯奉為神靈。安倍首相不顧各方反對,執意參拜靖國神社,向甲級戰犯表達敬意,他的本意很清楚,就是要為侵略翻案,為戰犯張目。一切有良知的人們和主持正義的國家對此都絕不會接受。
  韓國外交部發言人趙泰永昨日也回應稱,“這是讓人難以理解的言行。”趙泰永說,參拜靖國神社意味著日本沒有反省在帝國主義時期犯下的罪行。日本在參拜靖國神社的同時談論韓日友好,這是前後矛盾的行為。趙泰永表示,“這不是韓國單方面的意見,東北亞的其他國家、全世界的媒體和知識界人士都與韓國的意見一致。而日本卻沒有聽到這種呼聲,這實在讓人無法理解。”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吳心伯對媒體表示,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在國際輿論上是失分的,由於他感覺到最近的已經處在下方,他必須在國際社會上提升他的話語權,來為自己辯護,所以需要在達沃斯這樣的舞臺為自己高調地做出辯護。
  中國領導人沒空理安倍
  安倍當日的演出還不止於此,演講結束後,他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以及《金融時報》採訪時拋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類比,他說,目前日中惡化的關係讓人想起一戰前的英國和德國的關係。日中是互相依靠的經濟體和貿易伙伴,有巨大的共同利益,就像1914年的英德,但是英德間緊密的關係沒有阻止兩國緊張並導致衝突。安倍此番言論明顯暗指中國像一戰前的德國一樣是一個正在崛起的大國。
  對此,秦剛回應稱,日本領導人之所以這麼說,完全就是為了逃避侵略歷史,移花接木,偷換概念。漢唐時代中國就已經是一個世界大國。所以不存在所謂中國要崛起成為一個世界大國的問題。
  秦剛反問:“與其拿一戰前英德關係說事兒,不如深刻地檢討甲午戰爭,檢討日本對朝鮮半島的殖民統治,檢討日本二戰對受害國人民發動的法西斯戰爭。這不都是現成的直接的教材嗎?為什麼還要捨近求遠,拿什麼英德關係說事兒呢?”
  安倍這一齣格言論似乎也得到了相反的效果,英國媒體均以“日本首相認為現在的日中緊張關係如同大戰前的英德對立關係”為題進行了報道。對此,日本政府緊急出面滅火。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昨日專門表示,希望媒體不要誤解安倍這一言論,他表示,“首相是想表達日中關係不能成為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的英德關係那樣”,“首相不是說日中處於英德當年同樣的狀況。”
  另一方面,安倍也不忘繼續在國際舞臺上向中方釋放所謂的“善意”。
  他繼續呼籲日中應先舉行坦誠對話,不應因存在問題而拒絕對話或預設前提。同時,他還在日本發行的華文媒體《中文導報》、《東方新報》、《東方時報》發表春節賀詞,表示日中兩國有必要重新回到 “戰略互惠關係”原點之上,即對日中間存在的個別課題加以管控,使其不影響到整個雙邊關係。“在兩國之間,保持包括首腦級別在內的各層次對話具有重要意義。我的對話大門一直是敞開的。”他說。
  秦剛則回應稱,日方不能幻想一方面拒不承認錯誤,到處說中國的壞話,另一方面又空喊對話口號。這樣的對話不會有任何效果。中國領導人很忙,我們還是讓他們有更多時間來做有用、有效的事情。日本領導人以自己的行動關閉了中日領導人對話的大門。他現在要做的是承認錯誤、改弦易轍,以實際行動為中日關係改善創造有利條件。
  吳心伯指出,從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以後,中方實際上已經不把安倍當做打交道的對手,在某種意義上就對他投了不信任票,所以這樣安倍在臺上可能就中日關係很難有大的轉寰。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以後,中方在全球發動的輿論戰方興未艾,如果安倍再繼續為他的參拜做辯護的話,中國就不會停止輿論戰。
  (原標題:中方猛批安倍達沃斯言論)
創作者介紹

芝娃娃

clmnpmzai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