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於丹巴,奉獻於整個甘孜州,曾為考察甘孜的山山水水以馬代步,被當地人叫做“馬背上的幹部”;他生前曾任中共甘孜州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是公認的“拼命工作的好官”,卻在為工作奔波的冰雪道路上遭遇翻車,墜入100多米深的懸崖。
  他就是畢世祥,2013年12月因公殉職,終年53歲。“他比我們的親人還要親”,整個甘孜,乃至最偏遠的白玉縣群眾,都對畢世祥這位“康巴地區的焦裕祿”有著無限懷念。
  3月12日,中共四川省委追授畢世祥“實踐黨的群眾路線優秀黨員領導幹部”稱號,號召全省黨員幹部學習他甘於奉獻的公僕情懷。
  最偏遠深山村
  他每年都會往返6次以上
  “沒有調研就沒有發言權”,是畢世祥堅持的工作原則。曾有同事推算過,他一年有200天以上都花在基層調研的路上,每年行程超過8萬公里。
  白玉縣,距康定622公里,是甘孜州最偏遠的縣。從康定到白玉,道路顛簸難行,還要翻越幾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耗時超過12小時。然而這樣偏僻的地方,畢世祥每年都會往返6次以上。
  “全縣156個村,他走完了70%。”白玉縣委宣傳部長松吉尼瑪在提及畢世祥部長時,這個康巴漢子數次落淚。在白玉縣的先鋒村,所有村民都對畢世祥像老朋友一樣熟悉。因為畢世祥的到來,先鋒村的泥巴路換成了通向每家門口的水泥路;挑河水吃的日子,變成了家家有了自來水……
  在這裡,畢世祥還結對認親了六戶家庭,五保戶洛如就是其中一戶。64歲的洛如久居他人家中,全身患病,生活困難。畢世祥次次不忘給她帶去生活用品和生活費,甚至送了她一臺收音機,讓她擁有精神食糧。
  畢世祥還有個心愿,那就是能給洛如建一間房子。“你去打聽下,在先鋒村裡修一幢小房子,夠一個人住的,有個廚房,再圈個小院壩,要多少錢。”松吉尼瑪記得,畢世祥生前曾向自己這樣交待。後來,當他算出了粗略開銷,打算給部長彙報時,部長卻永遠沒法再來了。
  開發美麗藏寨
  他手把手教會村民如何致富
  丹巴縣甲居藏寨,在2005年被《中國國家地理》評為“中國最美的六大鄉村古鎮”之首,吸引了無數國內外游客。然而,十多年前,這裡只是個鮮為人知的窮山村。開始打造特色旅游後,這個小村人均年收入從600元跨越到了8000元。而時任甘孜州旅游局局長的畢世祥,是讓家家戶戶感恩的大功臣。
  寨中最大的一家民居,叫做“甲居三姐妹”。老闆桂花記得,2000年經營之初只有3張客床,“現在我們120個床位,每年純利潤能到60萬。”但桂花知道,這變化離不開畢世祥的幫助。“他經常來調研,每次家家都去,家家都問。”桂花說,畢世祥會悉心指導每一家的經營,鼓勵發展不同特色。
  畢世祥經常指導村民們,日常要穿藏族服裝,要人人會跳鍋莊舞,留住原汁原味的當地文化……“太細了,從沒想過這樣大的領導能這樣手把手地教我們。”
  藏寨越來越美了,村民的生活越來越好了,去年12月,這個美麗的村落,卻因為畢世祥的意外而陷入了悲傷之中。
  鐵漢仍有柔情
  每天給妻子發短信表達思念
  “冰冷,很不習慣”,這是畢世祥發給妻子許惠明的最後一條信息,卻一語成讖。
  那是畢世祥出事前一晚,本應一家人一起在成都,畢世祥卻為了次日的工作調研提前回了康定家中,面對空空的房間,他便發了這樣一條信息給許惠明。
  一年之中,畢世祥一家團聚的時間只有三分之一。許惠明還記得,2011年3月,畢世祥到石渠縣開展群眾工作,她作為州衛生局的工作組成員也到了這裡。兩人在一起待了半個月,這居然是最近20多年來夫妻在一起時間最長的一段日子。
  然而,對於許惠明而言,丈夫是浪漫的。雖然一年中,他一半以上的時間都在出差工作,卻每天都要給自己發超過20條以上的短信表達思念。難得在家時,畢世祥會為她唱歌、陪她聊天。
  兒子畢達,也從未感受過父親的特殊照顧。不光畢業找工作時被父親拒絕幫助,連去成都上學時,父親都拒絕開車去送他。“爸爸的車是工作用的,你好好讀書,將來賺了錢買車子送爸爸,好嗎?”
  如今,畢達已經通過自己努力成了成都市的一名公務員,“希望下輩子還做他的兒子,還有機會買車子送給他。”
  成都商報記者 王垚  (原標題:畢世祥:1年200多天都在調研路上)
創作者介紹

芝娃娃

clmnpmzaiy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